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传媒网 >> 文化 >> 康巴人文 >> 浏览文章

化林坪清代古碑考

甘孜日报    2021年02月26日

◎董祖信

“残碑断碣,先民之心血犹存;倒榭荒台,往哲之精神不蔽。故为丘为墓,经营惨淡,半磨灭于荒烟蔓草之余;一阁一梁,结构精工,尽冷落于淫雨飘风之下。”考古者因其旧制,溯其源流,证实其远去的年代,古老的历史。

“川康重镇,历有变迁,汉为沈村,唐为黎、雅,宋为碉门,元为河州,明为岩州,清康熙时为化林坪,雍正时为泰宁,乾隆时为打箭炉(《任乃强藏学文集》)。”记得几年前和《甘孜日报》记者唐闯先生一同前往化林坪,看见几块残碑被砌在化林坪一户村民菜园边的墙上,他就催我赶快给泸定县文物局打电话,希望尽快加以保护,以免再遭损毁。后来,笔者又多次和政协文史委、县文物局去化林坪,有幸将现存的康熙(被打断为三截,砌在村民的菜园边墙上。)、雍正、乾隆、道光的几块石碑及民国年间的摩崖石刻用清水浇洗干净后,把帕子浸湿、拧干,擦去碑面污垢,对碑上的文字多次、反复、认真进行辨认、记录后,标点、整理并概述如下:

城隍庙残碑

城隍庙残碑,“在西门内,康熙四十九年,杜汝崑建。有杜汝崑所撰碑文。”碑名:“新建化林坪都城隍祠碑记”。碑体高大、厚重,被打断成差不多的三个等分。由于较重不便搬运太远,就砌在一户人家菜园边的围墙上。所幸三块断碑刻字的一面全露在外面,而且字体没有颠倒,让我们能够识别出所刻的字句,对石碑的年代、事件、参与者等作一些探讨。兹录其能辨认的有关碑记文句如下:

“稽古设立郡县,莫不建置城隍祠……(化林之僻处,飞越关下也,)界在半山,城不满雉,土无居民。西去数里为藏番所据。自有明以迄今,兹不过设(一百长,)统百余兵丁以戌守,亦聊以固吾圉也。迨我皇上,不忍以鹿视穴居之民,置之度外。于康熙三十九年勒兵摄服。是时余即随师进讨,得取瞻对、喇滚、绰斯甲、革斯咱、把底各土番,及大小木鸦、上下鲁密,收入版图。或给以土司,或授以土千、百户,俱袭其世职。复念地方辽阔,民皆新附,亟需镇摄,余遂承天子命,加衔晋秩,改设为协镇,以定是邦。受事来,兵勤操练,民加抚恤,负耒占茆者集,烟火渐繁。独是礼(乐刑政),责在守土。其间雨旸寒燠之不时,水旱灾祲之洊至,不可不设立城隍,以屁斯民也。是夕即梦有神人告余曰:‘神从夔州来,竟不得尺地以居。’因思朝廷酌移夔协兵丁,以镇兹土,或皇上即量移夔州城隍附兵以佑斯民也?余起而步阅城垣,周详审视,于西门内得隙地二亩许,有阜崔然,去余署一间,于此设庙,森罗烜布,正可与余共张维新之治,以福其民。左右皆曰:‘可!’……捐俸薪,董率军民,各出资财,共勷鼎建,择日鸠工,既勤塗塈茨,楩楠杞梓,斵削成功,朱紫点垭,丹()鲜彩,经一年而告竣。巍然焕然,诚化城之……万姓之仰瞻也!庙貌聿新,神灵妥修,庶几雨旸之时,若也灾祲之远害也,其福庇化民而世世之也。后之人问庙之落成,则自康熙庚寅(康熙49年,即公元1710年)秋也。至询其创始,则山右杜汝崑良玉氏实经营之。因揭之石,以示化人,虽千百世,俾勿忘焉。是为记。

协镇四川化林等处地方管辖汉土官……副统兵官加一级杜汝崑撰。”

以上是化林协镇副统兵官加一级杜汝崑所撰《新建化林坪都城隍祠碑记》(以下简称《碑记》)正文。《碑记》中,……省略号和()括号,为无法弄清和补充的字句。()括号中有字者,为来源于《康导月刊》第二卷第四期,任乃强《化林市街与古迹》文中的补充字句。任乃强老先生文中有与《碑文》不附者,以《碑文》为准,因系当年校对有误。以上是整个《碑文》的主要部分,即叙事部分。


  • 上一篇:金色的向日葵
  • 下一篇:康定的一份欣喜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www.htw99.tw/html/wh/xkbrw/68568.html
  • 2020年管家婆论坛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