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传媒网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浏览文章

冬游跑马山

甘孜日报    2021年03月02日

跑马山

◎陈秀梅

十八年前,在康定师范学校读书。每逢周末,邀约三两同学,登上跑马山。最热闹的要数“四月八”转山会。如果恰逢周末,我们也会随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在清晨登上跑马山,一起感受节日的盛大欢喜。那时的桑烟缭绕、龙达翻飞、人头攒动、彩旗飘扬全部留在了记忆里。

十八年后,我又重新途经铺满落叶的石阶拾级而上。正值冬天,下过的雪,每一粒都挨挨挤挤地躺在地面上,被一双双大大小小的脚印碾压,与灰尘抱紧一团,白褐相间。

有人说,潮湿的孤独生长出青苔,这里的石阶不孤独吧,每天都有来自各地的游人入山,踏着它们去追赶心中的风景。去年夏天的青苔,依稀可见苍绿,风干的身躯紧贴石阶的缝隙。看见它们会让人想到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”的婉约和细润。即便万物休眠的冬天,也简单精致,如时间之物和岁月痕迹,静默地长在一些不起眼的角落,迸发出厚重的生命感。

长长的石阶在密林深处延升。我沿着石阶行走,走几步便停下来坐一坐,听听石阶旁密林里各种不知名的鸟儿啁啾。虽然是冬天,在这里却看不见挺生老树的荒寒景象,松树依然翠绿,不远处大石兀立,不时有游客从我身边经过,偶尔停下来拍照。索道在林间上下往复,穿梭忙碌,某人说,走累了吧,让你坐缆车又不坐。爬山,我只喜欢用脚步来丈量每一寸风景。

走过游客驻足、虔诚礼佛的朝拜大道,便来到了通体朱红,雕刻精致禅的吉祥禅院。我想,里面的佛像肃穆,拜者虔诚, 游者安静,我不忍打扰这一切。绕过禅院,继续行走,只见浩瀚的森林环拥着禅院,山风拂过树梢,过滤的阳光星星点点地洒落在五彩的经幡上,簌簌作响,每一声都是念出的一遍经文。鸟雀悠然飞过身边,在路边的树上追逐,在地上一跳一跳的觅食,心中就有莫名的感动升腾而起。

穿过天籁长廊,便来到了情歌坪———跑马山景区的中心点。夏天,这里是锅庄的海洋,人们穿着盛装,用舞步和歌声点亮溜溜的云彩。这个季节,三三两两的游人散落在各个角落,有的骑马拍照,有的望望蓝天,有的只是晒晒太阳。

我在旅游中心门口的木桌旁坐了下来。阳光很好,暖暖地铺在身上。这时,从屋里走出一位身着藏装的老大爷,听说他是石渠人,六十多岁的样子,少了头上缠着的发辫,头发打理得干净利落,皮肤白净,不得不说康定真是一个养人的地方,原来,老大爷在旅游中心帮别人售卖旅游产品。

我见店门口立着的广告牌上分门别类地写满小吃,于是点了一份炸土豆。老大爷立即从地窖里利索地挖出几个外皮粉色的土豆来,来到旁边的自来水池冲洗,削皮,切成狼牙状,入锅油炸,拌和佐料,装盘,一气呵成。端出来放在木桌上的狼牙土豆,在阳光的映照下,辣椒鲜红,土豆金黄,味道鲜香微辣,口感绵软,解馋又过瘾。

这时,一对父女也点了一份土豆,一起吃了起来。攀谈中得知,这位说着不太流利的汉语的父亲从炉霍县来,趁着就读康中的女儿元旦假期,特意带孩子登跑马山。

吃完土豆,睁开眼睛,扑面而来是一望无际的树海。高高低低的树、错落有致的树、层层叠叠的树。那么多那么多数不清的树,绿意苍苍的摇曳。我觉得面对大山的时候,心就会变得异常平静。所有的喧嚣、浮燥都会在树林中涤荡、沉淀。心情在山风中一层层舒展,变得透明、轻盈。

后来,那位父亲钻进松树林,捡回几个松果,那几枚躺在地上自然风干的松果,缓缓张开鳞片,仿佛散发出微微的清香。他把松果装入塑料袋,说带回去留个纪念。原来,每个人都有一份深藏于心的雅趣,这位父亲以这样的方式带孩子走进山野,亲近自然。

下山后,我想,住在康定的人是有福气的,在最绿的森林怀抱、最蓝的天空下栖居。


  • 上一篇:金沙江畔莲花开
  • 下一篇:康定情歌

  •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www.htw99.tw/html/wh/kcwh/68622.html
  • 2020年管家婆论坛开奖结果